What If Love

欢迎来到What If Love 网站地图 sitemap
What If Love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
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http://bazpi.com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当前位置: 内容 >坦克世界
What If Love坦克世界
2021/03/29 来源:What If Love
    外来的和尚会念经,如果再加上和尚来头甚大的话,哪就更能让人趋之若鹜了。

    小地方,小城市,又是塞外边疆,虽然有机场,可机票太贵了,早年间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,还是舍不得去乘坐。

    所以首都之类的大城市,概念很是遥远,早年间稍微说一个先进一点的东西,百姓嘴里就会说老毛子怎么怎么了。

    随着华国的强大,铁路、高速公路直插国门,老百姓的流动性增强后,也知道边疆以外的地方。也明白了首都、青鸟之类的城市已经很厉害了。

    周一的茶素市市医院,涌进了很多看着就像是公务员的群体,着装、精神面貌都带着一丝丝的官气。

    “李科长!哪不舒服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,不是,没不舒服,就是上次体检有点脂肪肝,不是听说来大城市的专家了吗,我就来瞧瞧,你呢,哪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,体检说是喝酒太多了,就来瞧瞧。这市医院的领导屁股都牛上天了,以前都不稀得来这里看病,来了专家他们倒是牛了,不挂号,直接不给看!”

    “呵呵!忍忍吧。来的都是大拿,说不定以后就是院士的专家,傲气就傲气一点吧。”

    小地方永远有一帮对于当地各种消息非常灵通的人事,老百姓还没反应过来或者说是不相信的时候,消息灵通人事已经打听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上班之前,欧阳罕见的给财务科开了一个会议。医院的财务科管理着挂号窗口。“今天开专家门诊了,必须一个身份证对应一个人,一个人对应一个号。谁敢大开后门,走方便之路,我就砸谁的饭碗,说到做到,绝不姑息。”

    欧阳知道,平时走后门开方便之门,睁一眼闭一眼的也就过去了。可这种专家是一种非常特殊的稀缺资源,不管如何都不能搞砸,不能好心办坏事,引起老百姓的不满。

    李厚森教授的实验设备,一两天之内也还调试不正常,这不周一就被欧阳安排了专家门诊,吃也吃高兴了,玩也玩高兴了,不干活也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李厚森教授带着十几个年轻的医生开始上门诊,有转科结束的年轻医生,也有已经在皮肤科上班的主治医生。

    欧阳就是一句话机会不多,向这种专家学习的机会,就算拿钱买也未必能买来,所以必须虔诚,抓紧时间,争取多学习一点,多吸收一点。

    对于技术的提升,这一点欧阳做的非常好,她也不指定谁去专门学习,对于皮肤科有兴趣的年轻医生都可以去学习。

    时间有限,老太太只能用大浪淘沙的方式选才了。所以李厚森教授的门诊很是吓人,他坐在门诊办公桌前,身后站着十几个男女都有年轻医生,全服武装,帽子口罩,白大褂严丝合缝。表情严肃,静静的站着。

    不管教授怎么看,作为想要学习的人首先要做到自我的重视,要有一个正确的学习态度。

    进门的病人看着这种架势,一些有点小权势的人连哪点不满都被这个架势吹的干干净净。“这才是专家,看看这架势,看看这气势。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带着打手来收账的!”

    路宁这边的门诊也差不多,不过就是没女医生,清一色的汉子。不是普外科歧视女医生,而是女医生歧视普外科。没办法,想干这个科室的女医生太少太少了。

    就连赵京津教授都被欧阳给抓住了,不得不去上门诊。因为路宁的到来,青鸟大学准备和迪化大学联合开展实验,他也就不着急了,而且还有一些学校之间的协调,也不是一天两天搞定的,他暂时也就不着急走了。

    早晨是茶素消息灵通的人士看病,十点一过,来看病的普通老百姓就多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老王,快点请假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咱家隔壁宋主任的老婆,说市医院来首都和青鸟的专家了,水平相当高。你赶紧请假来市医院,我现在挂号呢,一个人只能挂一个号,而且还要身份证。看病挂号的人超级多!”

    “好的,好的,我马上来。”老王也不知道听谁说的,他觉得他肾有点不给力了。

    政府、医院花了好大力气宣传,效果真没什么起色,可就靠着这种口口相传,就连鸟市的一些人都知道,茶素来首都专家了。反正相关部门说的,是不是真的,得观察。但是身边能人说的一定就是真的,就是这么的奇怪。

    上了门诊,李厚森教授也开始认真对待,不是想着怎么亮一手之类可笑的想法,他已经无需在这种小地方的地区医院展现什么了,这种认真而是一个职业的操守。

    皮肤科,说起来很简单,只要能确诊,就有办法去治疗,但是可怕的是没办法去确诊。别的不说,就简简单单的一个痣,现在都没搞明白呢。

    有的专家认为痣是来源于上皮细胞,有的专家认为来自于神经组织,连来源都没办法确诊。现在的治疗都算是经验治疗,大量的循证医学建立起来的治疗数据。

    然后好些美容院胆子大过天,说祛痣就祛痣。这个东西不是随便就能祛的。一般痣祛掉也就祛掉了。

    如果是交界痣,祛痣不完整,没有把基地结构完整切除掉以后,那就可怕了。直接就会诱发癌变,原本或许不会癌变的来这么一下后就会诱导癌变。

    痣在医学上分为两种,一种是细胞性的,一种是非细胞性的。非细胞性的就是所谓的雀斑、色素斑之类的。这种几乎都是良性,且癌变几率非常小。

    而细胞性的痣分类就多了。而且长的也很奇怪,痣上面长毛的、向外增生如同乳(a)头状的。

    最最特殊的就是生长在手掌、足底、或者生殖器中的痣。这种痣或小或大、颜色或深或浅,好像也不影响容貌,而且也不疼不痒的。

    其实这种痣最危险,因为它要不就是交界痣、要不就是混合痣。医学上只要一说是交界性或者混合性的,都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
    一旦发现在这种特殊地方长出的痣,就要彻底性切除。

    而且最好是在青春期之前就彻底切除。因为这玩意癌变的几率太大了,而且因为它没有特定的形态,圆的扁的,有呈颗粒状的,有呈片状的。在临床上非常的难以确诊,只有切除做病检才能定性。

    但是,不管在临床上有没有定性,这种地方的痣,一定要早早切除,绝对不能姑息。

    什么手心有痣主富、手背有痣主贵,都是骗人的,富不富不知道,但是一定有非常大的癌变可能。

    “医生,你给看看我身上的这个痣。”早晨一帮子来保健的人走后,快到中午的时候,真正看病的人才来了。一个年轻的女性,略有焦虑、略有羞涩的对李厚森教授说道。

    “在哪个地方?”李厚森教授和蔼的问着对方,大多数搞技术的人随着技术水平的提高,脾气也慢慢的开始平和起来。

    特别是医疗行业的大拿,越是厉害的医生对病人越是和蔼,反而半瓶子晃的医生,病人稍稍有点质疑,就暴跳如雷,不是他故意的,因为他没自信,深怕别人质疑。

    “额,这个,这个。”女青年看着办公室十几个男女都有的医生,而且还都是年轻医生,她有点不好意思说。

    “没事的,医者父母心,放松一点,慢慢说,不要害羞。”李厚森教授也没取笑患者,也没让身后的医生出去,他也是从住院医生成长起来的,他懂年轻医生的难。

    “在屁股上,虽然不疼不痒,但是感觉有点大,而且看着也挺吓人的。”女青年低着头,脸上已经开始发红了,小声的说到。

    “没事,先让医生看看,不要担心。你先去里面的处置室,把有痣的地方暴露出来。”对着女青年说完后,又对身后的一个女医生说道“麻烦你陪她进去,好了以后通知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李教授。”女医生说完,就带着女病人进了处置室。

    “教授,您喝点水。看了一早上了,您还连水都没喝一口。”身后一个男医生,快速的给李厚森教授把已经放冷的水倒了一半,兑了点热水后端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谢谢!”李厚森教授说了一早上的话了,也是口干舌燥了。

    等李厚森教授喝了一口水后,这个青年医生就问道“教授,如果患者面部出现可疑性痣疣,做切除就会导致面部容貌出现瘢痕,可要是用激光或者冷冻之类方式祛除的话又无法做病检,遇到这种情况该如何办呢。”

    机会不多,主治医生见缝插针的询问了自己的疑问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难点,如果觉得可疑,一定要有确诊有把握排除可疑后才能用冷冻、激光之类的治疗。

    就算有把握也会出现顾万漏一的情况发生、一旦漏诊就很可怕的,所以只要有怀疑,劲量想办法做病检,给予定性。”

    “教授,准备好了。”处置室的患者准备好了以后,女医生就赶忙的出来通知。 。

      <code id='1c78f'></code><style id='c3a62'></style>
    • <acronym id='0e280'></acronym>
      <center id='1b360'><center id='7103c'><tfoot id='8685b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16c38'><dir id='1ec3b'><tfoot id='231a1'></tfoot><noframes id='8715a'>

    • <optgroup id='7b629'><strike id='b56d7'><sup id='c25c1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aceb8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1. <b id='46601'><label id='a1da1'><select id='7654f'><dt id='fe90e'><span id='b8aac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973e6'></u>
          <i id='b8524'><strike id='9f6cc'><tt id='58fa8'><pre id='b2b70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

              <code id='18645'></code><style id='5d417'></style>
            • <acronym id='83a24'></acronym>
              <center id='79a6e'><center id='affcf'><tfoot id='fafb0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7c0fe'><dir id='1fa4a'><tfoot id='fa76f'></tfoot><noframes id='36afa'>

            • <optgroup id='912f4'><strike id='e23b8'><sup id='3bf79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2ae2e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1. <b id='71a78'><label id='6afee'><select id='10cad'><dt id='0f43a'><span id='5e9ac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62728'></u>
                  <i id='8d2f3'><strike id='bddb3'><tt id='2ed4b'><pre id='3ac9e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'69f3c'></code><style id='68ae0'></style>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acronym id='8eeb1'></acrony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center id='3ecb7'><center id='0ec61'><tfoot id='c6434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2b7b8'><dir id='7ce1d'><tfoot id='89e64'></tfoot><noframes id='b3fdb'>
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optgroup id='b55df'><strike id='0c3af'><sup id='9f0ea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e39a3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b id='2a848'><label id='24073'><select id='9d6ec'><dt id='b8619'><span id='5f44f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65f1e'></u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i id='fee29'><strike id='440a4'><tt id='7e7d1'><pre id='c4ff1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